HOME > 文章分享 > 國小回饋 > 家長分享 > 不要用我們的喜惡去判斷事情的對錯

不要用我們的喜惡去判斷事情的對錯

傑昇家長的分享

  我想跟園長講孩子需要幽默感,可能是我從孩子身上看到比較欠缺的,我不知道學校能否協助他們,也不知道其他的小孩會不會這樣,像園長剛剛講的我覺得有相關連的地方,他說小孩子會自己組成一種遊戲在玩,你不能笑他。昨天就發生一件事情,我跟玫琪在玩牌之後我輸了,我也不是輸不起,大人也不會跟小孩子計較輸不起,我就開玩笑跟他說今天計分方式不一樣,反過來計分就換成是我贏,我用開玩笑的方式,玫琪妹妹就不知道為什麼生氣了,他說我嘲笑她,她說我每次都故意開這個玩笑,我就把她找來聊了一下。

  我覺得我們台灣人那種幽默感,包括我都覺得不太好,所以就有點期待,但不見得我們的小孩子都可以期待,尤其是看到我的學生,我也覺得通常這種幽默感都比較不足的,有時候我們不應該去嘲笑別人,可是開玩笑地接受尺度或許可以大一點點,對大家在學習上會比較快樂一點點,我從去美國唸書到回來看到我的學生,也或許是我們的教育方式,讓我感覺到幽默感比較欠缺。

我不知道新莊蒙特梭利有沒有一個方式,或者老師平常在跟孩子講話的方式,昨天或許我的玩笑是不是過度,我們一直覺得妹妹有這樣的問題。

  有時候會覺得她是不是刻意跟我撒嬌,我不覺得昨天的玩笑太過分,但她就不能接受,傑昇哥哥也會,可能因為他們小。我想這種幽默感如果能在新莊蒙特梭利的教育方向找到一些,我覺得對他們未來的成長都會比較好的。

  第二個,就是園長剛剛講的他們會自己制定規章,其實他們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我想要分享的是發生在我系裡面的一件事情,大概是在上上個禮拜發生的,新聞有報出來,高雄某一個學院裡面有一個科系,他們的學生拍了一個Lady Gaga的模仿影片,那就是我的科系拍的。新聞播出的那天我出差,我在高鐵上時秘書室打電話過來說:學校要求他們把它撤下來,我說是不是可以等我回來,他說沒辦法等,不過處理的過程等我回來後再溝通好了。

  在那件事情裡面,我有一個很深刻的感觸,就是不要用我們的喜惡來去判斷事情的對錯,學生拍的Lady Gaga影片,在放上You tube我之前就看過了,但是我坦白的跟學生講我不喜歡,原版的我也不喜歡,我是說風格我不喜歡,不是他們的拍攝技巧我不喜歡。

  我不喜歡不代表你們不好,這個好跟你們自己的喜歡是不一樣的,因為我可能在威權時代下、教育下、環境下長大的,所以生活方式比較拘謹。包括在軍訓室有很多教官,他們都是好朋友,但他們的教育更嚴謹,就像我剛剛講的我們的幽默感都不夠,所以大家看也是一片嘩然,怎麼能播呢?

我看到也想到孩子,其實他們有自己的呈現方式,有時候你可能不喜歡,看他跑來跑去煩死了,可是我會盡量去做,雖然我講的也不是都能做得到,跑來跑去我也會罵,但事後想想都是不對的。我只是有感而發的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學生雖然是大學生,接下來他們都要出社會了,他們的對錯就可以從時代的價值觀去判斷但有一件事情是普世價值都不會變的,就是教育常常教了很多品德教育,在教的過程裡要有善意的對待,這種東西是不會變的。

我常跟學生講,你對別人好的態度,不會因為那個時代的教育跟這個時代的教育不同而有差異,比如;對人的尊重、對自己職業的尊重…等。我們訓練的是烘培的技師,所以會要求他們的服裝儀容,廚師是一個值得我們尊重的職業,他們工作非常辛苦,他們是融合了技巧、知識和藝術的。以前的人就覺得擔任這種庖廚,不受大家的重視,包括當事人自己都不是那麼尊重自己,所以我常常會在餐廳外面看到,廚師們穿著廚師服,在休息時間抽煙、吃東西、聊天,我告訴學生這是不對的,你要到外面去你要把廚師服換掉,這是你職業非常重要的一環。

大家都是在職場上工作,你的態度其實對你的工作發展有很大的關係,那種價值如果等到你進了公司再來改,通常覺得很難,像我個人的壞習慣更沒有人可以叫我改,因為家裡面就我最大了,所以很難,所以我也有感而發,那個東西應該要從小開始建立。在這邊很不好意思跟大家分享一下,謝謝大家。